<b id="fpnfj"></b>

<sub id="fpnfj"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fpnfj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fpnfj"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fpnfj"></sub>

        <span id="fpnfj"></span>
        登陆  |  注册      您好,欢迎来到湖南海外旅游!       微信
            微博
       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攻略 > 凤凰仍是凤凰

        凤凰仍是凤凰

        作者: 杨宋 发表于:2016/11/3|浏览数:4315

               最近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跟我有谈到“凤凰古城”!说实话,我只去过凤凰两次,每次都是有任务在身,所以,旅游者不是我,而是我的游客!


               在凤凰停留的那几天,感觉这是一座很独特的小城,而今时隔许久不曾重游旧地,一方面是因为工作,另一方面是因为心情!我认为,去凤凰,必须有一种情怀,哪怕任何一种情绪,都能让凤凰在你心里有不同的感觉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我向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因此,对于凤凰,固然喜爱,但也是平平淡淡的去看待它,不会因为它的情境去刻意诉说一些乌有的飘思。所以我没有其他导游那种始终的梦想,也就失去了更多的悸动和况味,这是我的遗憾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因为沈从文,因为边城,因为翠翠,因为吊脚楼,因为黄永玉……所以凤凰。这是很多人来这里的原因。可是对我而言,凤凰单薄得只是一晃而过的字眼,一向对现代文学不喜关注的我甚至只是从《现代文学汉语选》中看到过《边城》的节选,然而,却是这样的一晃而过,凤凰,竟不知不觉的成为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印象。而如今,因为工作,因为微博,因为门票,我又想到了它!


               凤凰太新了,新到对不起它自己的“古城”称谓;凤凰太拥挤了,拥挤到它仿佛都忘却了自己的站点;凤凰太商业化了,商业化到了它的每座宅院都驻守上了票根,每间门面都挂满了币值;凤凰太疲惫了,疲惫到它不再能够宁静而悠长地去继续注目它的沱江。

               然而,凤凰还是很美的,它的古城墙,城门楼,跳桥墩,石板桥,吊脚楼,虹桥,老居民,放河灯,还有城门洞里的流浪歌手,身着民族服饰的葫芦丝大王,雄壮纳言的王氏姜糖师傅,带着一群孩子四处写生的美丽女孩,临江店中颠勺的小孩都把各自不同的美丽留在了我的凤凰印象中,难以磨灭!尤其是雨后的清晨,那时看雨湿青瓦,烟起人家,霭绕桥渡,凤凰才更像了原初的凤凰。而夜间的凤凰,霓虹灯绕,酒吧喧嚣,却也别有一种味道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沈从文的墓地使我很是错愕,一入凤凰,便知道了它的简单,一块五彩石而已,却不曾想,那块五彩石与我想象的竟是如此地大相庭径。原以为,那块五彩石应该如玉石般光润,高耸,才不负了沈先生“不折不从,亦慈亦让,星斗其文,赤子其人”的伟岸。却不想它一如从文先生的谦卑低调,几乎不具传说中的五彩,赤红,外表粗粝,形如灵芝,仅此而已,没有墓穴,没有墓碑墓志,有的或许只是石前常年不凋的花环和长燃不熄的香烟吧。我们来的突然,没有菊花,没有香烟,只掬一瓣心香感怀这位“只想造一座供奉人性的希腊小庙”的大师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凤凰回来,我重新翻阅了2011年版本的《现代文学汉语选》,看着书中祝勇的叙述和穿插的相片,我惊异于他眼中的凤凰和我眼中的凤凰竟然如此的天壤之别,短短八年的时间,千年的痕迹被销蚀几乎没有了踪影,翠翠,媚金,豹子,萧萧,散散,他们还站在湘西的这片土地上吗?看到沈从文和张兆和的相濡以沫,不觉感慨无限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旅游者也好,导游也好,作为一个凤凰的过客,我们没有任何资格要求凤凰的居民们继续保守他们的贫困,用贫困来保有他们生活的古朴恬适,环境的原始风味,凤凰的古老情调,我们没有资格要求他们不抓住商业的契机去改变自己的生活,进而改变古城的风貌。毕竟,我们来了就走,他们要生存生活。也许,这就是人类无法走出的勃论:进步与丧失的并存,物欲与自然的冲突吧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我们还是应当庆幸,有这样一个凤凰为我们留下,为我们所见了,纵使它是一个崭新的凤凰,但有沈从文,熊希龄,陈渠珍他们的身影在,有那些古风犹存的美丽在,凤凰还是凤凰。

        海外旅游
        特卖产品
        国彩网